何新解放战争研究资料·历史考据:许谭兵团援助粟裕兵团的电报

  今年华北、东北、西北各区除个别地方原定扩兵计划准予完成外,其余均不应扩兵。乡村人口大为减少。冀南、太岳会门活跃。月巴乡(冀南)、遵化(冀东)发生地主领导的。各区扩兵(包括东北在内)已至饱和点。

  今后攻城野战所获俘虏可能大为增加,各区及各军应用大力组织俘虏训练工作,原则上一个不放,大部补充我军,一部参加后方生产,不使一人不得其用。我军战胜蒋介石的人力资源,主要依靠俘虏,此点应提起全党注意。

  山东在去冬今春最困难时期,除黄河以北渤海地区与胶东荣成、文登两地外,均全部到过敌人。由于战争惊人消耗,敌人及土改中一时乱打乱杀现象,造成严重灾荒与群众不满情绪。我们为危机,使群众有喘息机会,曾暂时停止扩军,公开宣布非经军区及省决定,各地不得单独进行动员参军,并彻底精简后方机关,动员后方机关大批勤杂人员参加部队。

  山东今年上半年、昌潍、兖州大汶口三大战役俘虏数目甚多,但补充到部队者甚少,其中主要原因为我们处俘工作有毛病。在战争紧张时,处俘机构分散,三月间将山东新兵训练机构(计新兵训练处全部三个新兵团全部干部)被派到粟兵团准备南下,我们只留下一个新兵团的架子。

  我们因缺乏俘虏之机构,故一时无法大批俘虏而大批逃散和。其次,胶济大批俘虏绝大多数为地方土顽,而非正规军,故甚难巩固。如九纵挑选五千较好俘虏,在整训两个月中即逃亡两干多。